栏目导航

首页 > 教育国际交流

2008访美所感--此岸·彼岸

发布日期:2009年03月25日   来自:zbsz.net   作者:高2007级10班王遥   浏览量:4252次

  碧海蓝天将两岸远远隔开,而太平洋的海水却从未让它们孤独无依。太平洋的西岸是中国,是我的家乡;太平洋的东岸是美国,Allie所在的国度。如果说“此岸”是我,她就是我的彼岸;如果她是“此岸”,我就是她的“彼岸”。此岸与彼岸,“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散丝
  是日色欲尽花含烟的时分,是空气微寒碎人心的天气,是送别的最后一站。天色渐暗,我们都静默在晚风里,彼此没有说一句话。人逐渐多了起来,空气也变得凝重,低低的哭声使离别的味道渐渐变浓……
  彼此的不舍无法消除,暮色中,哭声弥漫开来。“不要哭!”美国朋友们用刚刚学会的汉语对我们说,可是他们却无法说服自己不让眼泪流下。每个人都用抽噎的声调劝慰着别人,却无法让自己不伤感。
  Allie问我:“你可不可以不走?”我已无法回答她的问题,我们拥抱在了一起。“你还会来看我吗?”她问我。可我只能对她说:“我会想你的!”
  Allie,我们是太平洋的两岸。
                      松月生夜凉,风泉满清听
    离别后的夜色格外浓重,浓得令人窒息。那夜在归途中,飞行在太平洋上空,却又想起初到美国的那个夜晚。
    当地时间9月28日晚上11点左右(北京时间29日上午),费尽周折之后终于到达诺沃克中学。我们刚一走进会客厅,掌声便响起来 ,热烈而持久,给人暖暖的感觉。我们比预计的时间晚到好久,而美国朋友和他们的家长一直都在等待我们到来。那掌声,足以驱除旅途的疲惫。
  互相拥抱之后是简短的交谈,然后便各自跟着接待自己的朋友回家。
  月色淡淡的,也许不久之前刚下过雨,车窗外的风景并不明朗。男主人开车,女主人和Allie向我介绍着沿途的建筑,她们的热情让我感到温暖。女主人说:“Make yourself at home.”她还说我可以喊她“Mom”,喊Allie的爸爸“Dad”。 之后的相处也的确像她说的一样自然。
  夜,凉凉的,空气很清新,风拂松枝的声音很美妙。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夜晚的一切,那是第一次作为客人却有回家的感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过雨看松色,随山到水源
  第二天,随Allie去上课,才知道两个国家的学校教育差异有多大。我们的中学生是不换教室的,每节课都等老师来授课;而美国却是老师不换教室,学生每节课去不同的教室上课。美国的课堂氛围是轻松的,发表言论不用举手也不必起立,学生可以随时打断老师的讲课说出自己的看法。每堂课大约有十几个学生,他们可以自由分组,讨论问题或者做其他事情。美国的课堂给人最深的感受是个性和自由,没有什么纪律约束,学生甚至可以做与学习毫不相关的事。他们可以穿着拖鞋上学,可以有各种奇异的发型,可以戴各种首饰,可以穿着类似于乞丐服的牛仔裤上学……然而无数的精英是由这样的课堂造就的,多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是成长在这种环境中的。也许你感到困惑,但看了下面一则标语(这是贴在他们教室的)后,你会豁然开朗的。
    30 years from now,
    it won't matter what shoes you wore ,
    how your hair looked,
    or the jeans you bought .
    What will matter is what you learned and how you used it.
此岸与彼岸的学校可以截然不同,但两岸的学生却可以成为朋友,和谐而自然。
此岸与彼岸不会相遇,但此岸与彼岸又不曾分离。不管太平洋有多深多广阔,在海底,此岸与彼岸始终是手与手相牵的,就像两种文化,也像我们跨越半个地球的友谊。